武汉:给困境未成年人撑起一片晴朗天空

首页

2018-11-17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黄磊通讯员戴良军刘路  由于部分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侵害被监护人利益,导致未成年人被虐待、遗弃等事件时有发生。 这些未成年人,被称为困境未成年人,他们正引起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关注。

  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信息管理系统显示,截至2018年10月21日,武汉登记在册的城市困境儿童有9170人,农村留守儿童有6854人。 作为全国第二批未成年人保护试点城市,武汉正通过政府部门联动、链接社会资源等方式,推进未成年人社会救助保护体系建设,为困境未成年人撑起一片晴朗天空。   “城市微光”点亮困境未成年人新希望  城市困境未成年人,多是因家庭贫困导致生活、就医、就学困难,以及因家庭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陷入困境的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了解到,2015年8月至今,武汉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投入资金270万元,通过“城市微光”困境未成年人保护社工服务项目,对江岸区、武昌区等16个城区的2088名困境未成年人提供专业社工服务,并对其中340名经评估面临生存危机的未成年人,实施“一对一”专业心理干预与疏导。

社工对每名服务对象建立动态信息档案,强化监护干预机制,完善应急处置机制。

  11岁的小宇(化名),妈妈离家出走,爸爸和奶奶也于近年相继离世,亲属不愿意收留,小宇失去依靠居无定所,被送至武汉市救助站。

进站后,小宇一边接受文化知识教育,一边接受“城市微光”社工的心理辅导。

社工辗转于青山区和武昌区,10余次与其大伯、姑妈沟通,请他们承担起监护孩子的责任。

在各方联动下,武昌区民政局为孩子办理了低保手续,武昌区积玉桥小学接收孩子入学。

今年8月3日,小宇大伯来到武汉市救助站接走了小宇,小宇终于有了稳定住所和公平接受教育的机会,得以享受正常的童年生活。

  儿童福利主任活跃在“最后一公里”  近年来,武汉市民政部门积极探索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新模式,全面建立留守儿童基本信息卡、家校联系卡、结对包保卡、成长记录卡和档案袋,实现“一人一档一袋”。 各村(社区)落实儿童福利主任,由村主任或妇女主任兼任,及时了解留守儿童思想和学习等情况。   今年6月1日,湖北省首家“爱满荆楚儿童之家”在黄陂区大潭小学挂牌成立,从源头关注留守儿童。

儿童之家内,社工为留守儿童提供心理健康课程、四点半学校等援助服务;教师、大学生村官等专业人员担任“爱心家长”,定期与孩子们谈心交心,指导孩子与父母以电话、视频聊天等方式亲情交流;留守儿童监护人在校参与家庭教育培训,利用节假日家长返乡时间集中参加家庭教育讲座。

  记者在儿童之家亲情室看到,20余名留守儿童正在电脑前与外出打工的父母视频聊天,10岁半的琪琪一看到视频中的父亲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在社工的安抚开导下,琪琪渐渐平复情绪,抓紧时间汇报近期的学习生活情况,叮嘱父亲注意身体。

  编织立体城市救助网  2017年9月,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发起组建全国首家城市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联盟,解决城市流浪未成年人安置难、读书难、保护性救助难等突出问题,构建城际间困境未成年人保护网。

目前,全国已有30余个城市加入保护联盟。

  小顾(化名)是联盟首名受助者。

小顾出生在上海,妈妈是洪湖人,患有精神疾病,父亲在他8个月大时去世。 小顾称,多年间,他不断经历“挨打—离家流浪—到救助站—回家”的轮回。 2015年1月,因拖欠房租,母子俩只能露宿街头,妈妈让小顾自己去上海救助站,自己只身返回洪湖。

母亲无抚养能力,父亲生前工作单位又不愿承担小顾监护责任,小顾只能寄居在上海救助站。

  2017年9月,武汉市救助站得知小顾的情况,主动联系将他接来。 目前,小顾正在接受替代教育,救助站还帮他联络了一家爱心餐饮企业,为小顾提供免费技能培训和就业岗位。   武汉市救助管理站社会工作科科长张珺介绍,目前,联盟已救助40多名流浪未成年人,帮他们找到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