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匠人 - 沩江副刊 -

首页

2018-10-28

在中国古代,工匠操作大都为方以矩,为圆以规,直以绳,衡以水,正以垂,使用矩、规、绳、水、垂之法,以为技术之标准,俗称百工五法。

春秋战国时期的《考工记》里就有匠人营国的说法。

可以说,匠人曾经是古老中国技艺发展的支撑。

木匠,民间称木匠为八大作之首(木、石、泥、画、油、漆、竹、扎,被称为八大作),立梁架檩、盖房建屋都有木匠领作。 木匠还分大木作和小木匠,也称粗木匠和细木匠。

细木匠主要以门窗箱柜等制作和雕刻为主,粗木匠主要以制作车篷、梁檩等大件用具和建房材料为主。 木匠经营大都是应户主之约,上门为其制作物件。

宁乡山多石头多,石匠也多。

在一些集镇多有从事碫碑、碫磨和经营建房用料的石匠。 以前碾场用的石磙、盖房用的石料、门墩,生活用的石碾、石磨,都要用到石头和石匠。 所用工具十分简单,仅有锤头、凿子、石钻等。

大屯营镇、玉潭街道等地的碫碑生意至今仍然很兴旺。 泥匠,俗称泥瓦匠泥水匠,居八大匠作之三。 泥匠的工具有瓦刀、泥抹子,以及拐尺、五尺、吊线等,活动于乡间的泥匠多与木匠合伙,为人修房盖屋。

泥匠领头的叫掌尺或工头。

泥匠组班多是两个匠人带一个徒弟,俗称一工二作。 上工前,徒弟将所用之物准备停当,干活时,匠人一呼即应,要啥给啥,故有匠人上了墙,好似小官升了堂之说。

纸扎匠,上世纪50年代前遍布城乡,主要经营祭祀用品,诸如花圈、纸马、纸车、童男童女、灵楼房屋、金山银山等。

50年代后,废除封建迷信,该行业渐渐消沉,文革期间几近绝迹。

80年代后,由于印刷术的发展,所作之物品更是精美。

特别是冥币的制造,图案艳丽,是以前手工制造无法比拟的。 油漆匠,民间的油漆匠有专业的,也有木匠兼作的。

其经营多是直接到户主家,因其计酬较高,所以有木匠干半年,漆匠来收钱之说。 油漆匠的工具也十分简单,主要有刷子、刮刀和盛漆、调漆的小桶。 上世纪50年代之前,桐油多为贫穷人家装饰木器家具之用,富家用者较少,故说穷油富漆。 上世纪70年代后,大多改用清漆和树脂漆等,颜色也有了很多种,操作起来十分方便。 编织匠,编织条编和草编、竹编等。

民间的编织为农闲兼作的季节性副业,许多地方家家可见,是一些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俗话说编框窝篓,养活几口。 条编是用荆条、簸檱柳、白蜡条等为原料,编制簸箕、笸箩、篓、荆笆、篮子、箩头等生产生活用具。 条编讲究起底和扭沿儿,特别是扭沿儿,十分有讲究。

流沙河人编织的簸箕、笸箩,青山桥人搓的草绳、编织的床席,黄材人编织的竹藤椅都很有名。 在上个世纪70、80代前,花明楼的棕编曾十分有名,在花明楼镇杨林桥一带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棕制品作坊数十家。

铁匠,是最常见的手工行业之一,俗称打铁的开红炉的。

以前,民间很难见到机制铁具,人们在日常生产和生活中所有的铁器,多是铁匠所制。

民间认为打铁和开药铺一样是一个好生意,所以说开过药铺打过铁,什么买卖都不热,很多乡镇村庄都有盘炉从业者。 朱良桥乡兴桂村至今还保留着一个铁匠组的组名,这里曾经就一个铁匠铺挨着一个铁匠铺,炉火从未间断过。 民间各个行业的匠人,都十分重视技艺的传授、师承和创新。

学习某种技艺者,多从小开始,一般由家长寻师,或自选,或经人说合。 在征得师傅同意后,择定良辰吉日,举行拜师仪式。

拜师者,先向行业祖师磕头,如木匠、泥水匠拜的是鲁班,铁匠拜的是老君等,然后向师傅行礼,师傅接礼后便为师徒。 学徒一般为三年,学徒期满谓之出师。

出师后,学徒在节日,要备礼前往相贺。

师傅如有什么困难则极力相帮,像对待自己的老人一样,故民间有师徒如父子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