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永远像少年一样,没有思前想后的顾虑

首页

2018-10-04

贾樟柯透露在和刘慈欣接触,或将合作电影:“我正在和刘慈欣接触,有一个题材大家都感兴趣,或许未来可以拍成电影。

这是首次独家披露啊!”贾樟柯的话音未落,几百名观众发出兴奋的欢呼声。

这是6月29日晚上,方所广州店的现场,贾樟柯在这里举办一场见面会。

内场的座位席早已被预约一空,有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哀嚎“抢不到座啊”。 演讲区域的外围,也被粉丝们一圈圈围了起来,放眼望去全是一张张年轻的脸。

有观众表示惊讶,没想到贾樟柯还有这么多90后、00后的粉丝啊!他的同伴说,别看贾樟柯已经48岁了,但依然充满少年感。

在老朋友许知远的眼中,贾樟柯是这个时代的“记者”,他能敏锐地捕捉到时代的变迁。 无论在展示生活“切面”的短片里,还是时间跨度颇大的故事片中,这种变迁都再现得非常真实。 “有人说你拍电影要‘留一手’,但我不会这样。

我想永远像少年一样,没有思前想后的顾虑。

我想拍的电影还很多。 ”48岁的贾樟柯谈起电影,眼神依然纯粹、干净。 ■采写:新快报记者董芳■图片:受访者供图“写作是了解自己的一个过程”贾樟柯是著名导演、制片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 2009年,他出版了电影笔记《贾想1996—2008》,而这次他带新书《贾想Ⅱ》和读者见面。 说是新书,其实是今年1月出版的,记录了贾樟柯2008到2016年间的文章、演讲与对谈,这些与电影作品并行的文字,记录下他电影内外的生活和思索,对于历史和社会的关怀和反思,呈现更为广阔和深厚的生命底色,也揭示出他电影的缘起和归宿。

贾樟柯说,他不太喜欢回头看自己的电影。 2018年是电影《小武》拍摄20周年,很多人问要不要拿出来再放一下,贾樟柯有修复计划,但不好意思看,“会害羞”。 但是他写文章不一样,一旦有写作欲望的时候,就马上去写。

“人是很容易健忘的,只有读我过去写的文字,才能想起那些当年让我焦灼、感动、悲伤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

写作是了解自己的一个过程,原来我还有这些思想波动。 ”从1998年的《小武》到2018年即将上映的《江湖儿女》,贾樟柯始终在关注小人物的命运和挣扎。 贾樟柯认为,拍摄乡村生活是忠于自己的情感,是他必须坚持的。 这或许正是贾樟柯在拍出《小武》20年后,依然能吸引90后、00后的原因——出生于山西省汾阳县的贾樟柯没有忘记自己的底色,今天的小镇青年们依然能在他的镜头里看见自己。

新片《江湖儿女》讲的依然是山西县城里“社会人”的故事,和上一部作品《山河故人》一样,是一个时间跨度很大的故事,讲述了一对男女之间长达17年的爱恨纠葛。 熟悉贾樟柯的影迷问,你怎么不拍以前那种段落拼接式的电影了贾樟柯回答:这是48岁的贾樟柯该做的事情。 “二三十岁的时候,生活每天都是新鲜的,没有太多的经验和历练,获得不了时间的观点。 ”贾樟柯说,他以前拍的都是时间的“切面”。

他用快刀斩开生活,展示那一个切片反映出的社会信息和情感信息。

比如《小武》的故事发生在十几天中,《三峡好人》只是一段旅途。

直到三年前,45岁的贾樟柯拍了《山河故人》,那是他自然而然写下的一个有着漫长时间线的故事,写完了才体会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微妙,“你会发现一个秘密,想理解人和事情的时候,你把他放在一个较长的时间维度去观察,你会发现人在成长,命运在转折。

”这种悄然变化的魅力,让贾樟柯着迷。

拍电影要永远像个少年一样贾樟柯说,他一直想拍一个“江湖故事”,那是他这一代人亲历的“江湖”。

上世纪80年代,录像厅开到了县城,香港江湖电影大量涌入,从古代到现代,从胡金铨到吴宇森,江湖文化影响了街头的年轻人,片中的“大侠”成为大哥哥们模仿的对象。 贾樟柯说,当时电视剧《上海滩》热播时,县城男青年“标配”就是一条超长白围巾,都在模仿周润发扮演的许文强。

而最让贾樟柯留恋的,是那个时代的情义。 高中学画时,贾樟柯有一位要好的同学,两人经常谈论艺术。

后来,贾樟柯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同学在山西读美术学院。 一天早上,这位同学突然出现在北影校园里,贾樟柯以为他来办事,吃完中午饭就问他,要不要住两天,逛逛故宫颐和园,同学却说,等下我就坐火车回太原了。 “那你来干什么”“我来看你啊。

”贾樟柯惊呆了。 要知道那个年代坐火车从山西到北京,要在山里走12个小时。

这份朋友情义,让贾樟柯至今回想起来都很感动。 到了上世纪90年代,贾樟柯感到“江湖”渐渐变了,那种古典的情义日渐稀薄,于是他开始在自己的电影里寻找。

“江湖其实是我们观察时代激荡的一个独特的角度,而这个角度是中国人发明的。 ”贾樟柯拍起电影来是不惜力的。 曾经有一位电影界前辈“劝”他,拍电影要像打牌,不能一下子把牌都打完,要“留一手”。 贾樟柯并不认同。 他说就像今年世界杯小组赛中,日本对波兰那场备受批评的“默契球”,“看得很生气,毫无体育精神,输赢有那么重要吗”贾樟柯说,“我拍电影不要这样,永远像个少年一样,没有思前想后的顾虑。 ”“卧虎藏龙”影展英文名获李安授权2017年,贾樟柯在山西平遥古城创办了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这个身处中原腹地的小县城,只有两家电影院,电影产业基本为零,却成功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影人和影迷。 为了达到影展放映级别,一家废弃的柴油机厂改造成了拥有最新放映设备的电影宫,有媒体记者感慨,这个电影宫比戛纳的都大。 贾樟柯说,从拍《小武》开始,他人生的很大一部分就是带着电影旅行。 让他惊讶的是,有些拓展了电影语言的影片却是一些相对贫穷落后的国家拍出来的。 让他伤感的是,国内并不关注这些电影,网络资源看起来丰富,却无法观看到真正创新的影片,因此他决定自己做个电影展,为国内观众推介优秀影片,展示对电影的看法和判断。

贾樟柯介绍,影展的英文名叫做“平遥卧虎藏龙国际电影展”,是得到李安亲自授权的。 去年放映了60多部中外影片,其中包括推介新导演的“卧虎”单元,主打类型片的“藏龙”单元;“中国新生代”专门为扶植国产新导演而开辟;至于“首映”单元和“影展之最”单元,则像一场电影盛筵,去年放映了北野武的新片和戛纳金棕榈奖影片《魔方》。

贾樟柯透露,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将于今年的10月11日至20日在平遥举行。

今年的主题将是“电影回归市集”。 他认为电影的基因其实是一种杂耍,和市集上变魔术的没什么两样。

因此电影诞生之初,一直有关于“电影是否属于艺术”的争论,而随着电影包涵的文学性、哲学性的增强,它最终被誉为“第七艺术”。

贾樟柯则想通过影展,让电影回到“童年时代”,让电影文化环境更加包容,“电影既可以是大众娱乐性的类型片,其中也可以有艺术性和哲学性存在。

”正和刘慈欣接触或将合作电影前段时间,贾樟柯写天体物理论文的消息在网上被传得很热,贾樟柯也现场回应。 那是在他去了一趟印度后写的,虽然是满纸经不起推敲的想象,但开启了一个新的角度理解人。 而他这种“混乱的宇宙观”,被赋予在《江湖儿女》中徐峥扮演的“乡野科幻作家”身上,“这个其实就是我本人”。 科幻片看似和贾樟柯难以产生交集,但也并非绝对。 贾樟柯透露,目前他在和刘慈欣接触,“有个题材大家都感兴趣,也许未来会合作拍成电影。

这是首次独家披露哦!”此外,他讲了8年还没拍的电影《在清朝》也终于进入筹备阶段了。

贾樟柯说,他在筹备的时候突然有个想法,其实古装片也是科幻片啊,从时间的维度来说,科幻片不光是穿越到未来,也可以穿越回过去,“所以,请把《在清朝》看做一部武侠片,同时也是一部科幻片。 ”贾樟柯和观众们一起大笑。